阿塞拜疆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盖达尔 阿利尔扎 奥格鲁 阿利耶夫在阿塞拜疆共和国国务会议上的发言 - 1993年6月15日


尊敬的代表们,尊敬的总统:

我向阿塞拜疆国务会议的委员们,向最高苏维埃表示感谢,感谢你们给予我的高度信任。我保证,尽一切可能,努力担负起这一重任,出色地完成这一任务。我想指出,我怀着极大的责任感,意识到阿塞拜疆共和国今天这种严重、复杂而紧张的局面。我在着手进行工作的同时,意识到自己的责任。并且,我将竭尽所能,尽我的职责。我不打算在这里做长篇发言,但是,有些话我必须说。作为最高苏维埃的主席,我认为自己的一个主要任务,就是保卫、加强并且发展阿塞拜疆人民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——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国家独立。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国家独立,应该在1918年成立的第一个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的传统的基础上得到保障,应该在现代标准的基础上,在世界发展进程的基础上得到保障。我将在这些方面进行工作,将使任何人都不会怀疑。我将把我的余生全部献给独立的国家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发展大业。对此,我想说,在我看来,不管出现什么情况,阿塞拜疆共和国此后永远也不会失去自己的独立,不会再加入到任何国家的范围内,不会听命于其它国家。现在正在风传要恢复前苏联,并且阿塞拜疆共和国有可能加入。所有这一切都是谎言。我否认这些意向,并且请阿塞拜疆的全体公民也否认这些意向。

我们的共和国正面临着许多极其重大而复杂的任务。为了保障独立和主权,就应当归还被亚美尼亚占领的阿塞拜疆共和国的领土。阿塞拜疆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应予保障,战争应当停止,和平局面应当确立。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公民,应当生活在和平、安宁的状况下,应当向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建设自己的国家。所以,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这些问题今后都应当成为最高苏维埃关注的中心。我希望大家坚信这一点。

昨天宣布的,按照美国、俄国、土耳其的倡议而签署的文件,为我们逐渐走出战争状态迈出了第一步。大概,今后在这方面应当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,使阿塞拜疆共和国成为本国全部领土的主宰,使我国人民走出战争状态。

这样,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国家独立就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。独立的阿塞拜疆应当发展民主,应当尽力鼓励政治多元化。不能允许破坏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宪法,不能允许破坏法律。国家的建设和社会的形成,都只能建立在民主原则的基础之上。在政治上、经济上占首位的,都应当是自由的原则,人的自由的原则,保障人权的原则与自由经济的原则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共和国应当沿着一年前开辟的道路前进。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,是一条必由之路。我们的共和国应该满怀信心地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。你们应当相信,我将永远忠实地走这条道路。

我们的共和国今天面临着复杂的形势。一个主要的原因,就是6月4日在甘扎所发生的事件。这些事件是恐怖的,是流血的,完全是犯罪的行为。所有这一切,都应当被侦破。所有破坏法律参与犯罪的人,不管来自何方,都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。由代表们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正在研究这个问题。我们应当更快地缓和复杂的形势。

昨天,我和总统阿布里法兹 艾里奇别依进行了交谈,我还在甘扎与我的随行人员进行了交涉。所以我想,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努力,都会帮助我们缓和业已形成的紧张局势并制止对峙的状况。但是,我说过,并且现在我想再说一遍,在任何情况下,我也不会支持使用武力的。这种对峙,只有用和平的方法、协商一致的方法、相互谅解的方法、谈判的方法,才能得到调解。我想,靠我国人民的智慧,靠德高望众的人们的共同努力,靠阿塞拜疆知识界的共同努力,靠阿塞拜疆村长们的共同努力,靠我们的行动,无疑是能够保障这一点的。

在阿塞拜疆建成了民主的、独立的共和国之后, 在我们为世俗的社会而斗争的时候, 我们应当利用文明世界的一切财富。我们应当竭尽全力,使阿塞拜疆在经历了许多岁月,许多世纪而争得了独立之后,能够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有历史意义的成就,展示民族的传统。我想,从这一点上来说,阿塞拜疆人民既有极大的历史潜力,又有极大的现实潜力。如果有效地使用这一切,那么,阿塞拜疆就会成为一个独立的、民主的国家。我们的社会就会成为一个民主的社会,成为建立在民主、法制及全人类财富的基础之上的国家。我们的科学,我们的文化,我们的历史传统,还有作为我们的宗教基础的伊斯兰教,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,已经为此打下了深厚的基础。我们的任务,就是有效地使用所有这一切。

与阿塞拜疆的紧张局势有关的,不仅仅是卡拉巴赫问题,也就是说,不仅仅是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侵略的罪行,现在又发生了甘扎事件。很遗憾,造成紧张局势的一个原因,就是多年生活在阿塞拜疆的各民族之间、各民族团体之间的相互关系,在某种程度上恶化了。几十年来,几百年来,阿塞拜疆就是在这里生活的人们的祖国。今后,阿塞拜疆仍然是他们的祖国。生活在阿塞拜疆共和国领土上的所有公民,不论其民族、宗教、政治信仰如何,都应当具有同等的权利。如果我们能够遵循这些原则,落实这些原则,我们就能保证实现全国人民的大团结,实现生活在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各个民族的大团结。这是我们的基本任务之一。我想,我们一定能够达到这一目的的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们在对外政策方面做了许多工作。但是,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我想,作为一个民主的国家,阿塞拜疆共和国应当与所有的国家建立平等的关系。一个国家,不论其内部结构如何,不论其对内政策建立在什么基础上,我们都应与之维护正常的关系。首先,我们应当与我们的近邻建立必要的文化关系、经济关系、国家关系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与土耳其共和国的关系,无疑是得到了我们共和国国民的支持。与相邻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关系,应该改善,应该发展。俄罗斯是一个很大的国家,是我们的北方邻国。毫无疑问,阿俄关系今后应当更好、更广泛、更有效,应当建立在独立的原则基础上。我们与所有曾属于前苏联而现在获得了独立的国家,也就是说,和乌克兰、白俄罗斯、格鲁吉亚、中亚各国、哈萨克斯坦、波罗地海沿岸各国、莫尔多瓦,我们都应建立更加紧密、更加互助的关系。这一点,我们非常需要。因为多少年来,多少个世纪以来,我们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关系、文化关系、人际关系,一直就是十分紧密的。不能切断这种联系,应当发展这种联系。我相信,只有这种政策,才能帮助阿塞拜疆共和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完善并发展起来。

阿塞拜疆共和国已经步入了世界的舞台。近来,美国对阿塞拜疆共和国的积极态度,使我们大家感到高兴。我想,这种态度应当深化,应当发展。我们应当加强我们与欧洲所有国家的联系,特别是与英、法、德三国的联系。我们和所有穆斯林国家、阿拉伯国家、突厥语国家的关系,都应当得到更快的发展。一句话,我只想表明我在对外政策方面的立场。作为最高苏维埃的主席,我将在这些方面进行工作。我将努力尽职,以便使我们的总统、我们的最高苏维埃、我们政府的工作取得成就。

但是,现在比所有这一切更重要的是平息甘扎事件,消除由此引发的紧张局面。我在这里,在国务会议上,在这个讲台上,向阿塞拜疆的全体公民,向我们的兄弟姐妹及其子女们进行演讲。我声明,我们的共和国现正处在十分严峻的情况下。我再重复一遍,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难,就是收复被占领土和保障阿塞拜疆的领土完整与主权。所以,所有内部的分歧,内部的争执都应放到一边。我向全体阿塞拜疆人民,向甘扎的居民,向阿塞拜疆共和国的代表苏列特 古谢依诺夫,向他的战友发出呼吁:呼吁大家理智,呼吁大家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。我们的共和国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这一点。他们应当知道,全国人民应当知道,现在我们应当团结在一起。在这个阿塞拜疆的悲剧般的时期,我们正面临着极大的危险。在这个时期,所有的力量都应当团结起来。所有的政党,所有的政治团体,所有的政治组织、社会组织,所有的人,都应当团结起来。所有的人都应当不计前嫌。我们大家应当团结起来,使阿塞拜疆摆脱这种痛苦的局面。我想,甘扎的居民,甘扎附近地区生活的人们会听到我的呼声的,并会响应我的呼声的。苏列特 古谢依诺夫会听到我的呼声的,会采取明智行动的。我们会结束这场灾难的。我请求你们大家在这个方面采取行动,请求你们大家团结。我请求把小怨小恨,小是小非放到一边。会有时间解决它们的。人们之间的问题,以后会解决的。现在还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。

对此,我想再谈一个问题。在某些范围内,有关于我的流言,说如果盖达尔 阿利耶夫在阿塞拜疆重新担任某一职位,就会对某些人进行报复。他将不会善待那些曾经一度反对过他,或者说,没有善待过他们的人。现在,我在你们面前,在全体阿塞拜疆人民面前,十分负责任地声明,我生来就没有复仇之性。这只不过是个别人人为编造的。看来,他们这样做,不仅是要丑化我,还要离间我们大家。我向你们保证,任何时候我也不会把自己封闭在复仇的感情之中。如果有什么人,在什么时候没有善待我而做了什么的话,请相信,我早已原谅了他们。过去,我从来也未曾使自己下降到复一己之仇的水平上。今后,我也永远不会这样做。这并不是因为你们现在给予我这么高的信任,并不是因为我担任了这样的职务。不是的。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,从来没有蓄意损害、报复和伤害任何人。但是,毫无疑问,在职责的范围内,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遵纪守法,大家都应当遵守法律,都应当保障法律至高无上的地位。在这条道路上,我也当然不会背叛自己的原则。

我想,与最高苏维埃在一起,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布里法兹 艾里奇别依在一起,与大家在一起,我们能够走出这种困境的。在此,我请大家团结一致。

谢谢。